天天三张牌之时时乐

中国企业债券市场呼唤^违约债券 ̄

时间2016-03-26 10:12:46
 中国债券市场从1981年恢复发行国债开始至今,历经曲折探索,现已步入快速发展阶段。除传统的政府债券、央行票据、金融债券之外,2005年人民银行在银行间市场推出了短期融资券,打破了企业债券一统天下的局面,以普通企业为主体发行的债券数量开始急剧上升,极大地推动了中国债券市场的市场化进程。2007年,中国证监会推出了公司债券并在可转换债券基础上推出了可分离交易的可转换债券及可?#25442;?#20538;券,国家发改委也开始放松企业债券的发行监管。2008年,人民银行再次推出运作模式更为市场化的中期票据。另外,以信贷资产和企业资产为支持发行的资产支持债券也自2005年开始发展起?#30784;?#30001;此,企业直接债务融资工具从单一的企业债券扩展到了短期融资券、中期票据、公司债券、企业债券、可转换债券?#32422;?#36164;产支持债券等多元化并存的格局。目前,我国债券市场形成了银行间市场、交易所市场和商业银行柜台市场三个基本子市场在内的统一分层的市场体系。其中,银行间市场是债券市场的绝对主体,债券存量和交易量均占全部市场份额的90%以上。
  截至2008年底,债券市场存量规模达到15.11万亿元,同比增加2.78万亿元,增长22.5%,其市值占当年GDP的50%。其中企业主体债券在债券存量总额中的?#24613;?#36798;到11.6%,较2007年上升了2.3个百分点。就发行规模来看,2008年全年共发行各类企业主体债券共计480期,合计10848亿元,发行规模较2007年全年增加了60.9%。其中发行量最大为短期融资券,全年共发行269期,合计4344亿元,比2007年增长了29.7%。其次为企业债券,全年发行量为87只,合计2574亿元,比2007年增长了50.6%。第三为中期票据,全年累计发行了41只,规模共计1737亿元。与前三者相比,只能在交易所市场发行和交易的公司债券由于交易所市场债券投资者规模不足的原因,自2007年推出以来,发行规模?#24674;?#20559;小,2008年全年共发行了15只,发行规模合计仅288亿元。
  2009年以来,债券市场在经济刺激的浪潮中,特别是在国务院“金融30条”扩大债券发行规模,积极发展企业债、公司债、短期融资券和中期票据等债务融资工具政策的推动下,其获得了进一步的发展空间。今年7月末,债券市场存量规模达到15.95万亿元,较年初增长8400亿元。其中,企业主体债券的发行?#24613;?#22823;幅提高,1゛7月,仅短期融资券、企业债券和中期票据的发行就占全部债券发行规模的21%,较2008年提高9个百分点。截至2009年7月31日,不包含中石油10亿美元中期票据,仅银行间交易市场上的中期票据和短期融资券的存量余额就突破1万亿元,达到10308.1亿元。国内企业通过债券市场进行融资的总规模呈现快速增长的趋势,企业债券市场的发展取得了长足进步。
  
  呈现高信用等?#30701;?#24449;
  
  2004年以前,中国债券市场的发行主体主要为中央政府、中央银行及政策性银行,企业直接债务融资工具只有企业债券?#24674;ャ?#24403;时的企业债券基本上全部由银行提供担保,债券的信用等级基本上等同于为债券提供担保的银行的信用等级,而并不取决于发行人自身的信用水平。因此2004年以前发行的企业债券的信用等级基本上全部为AAA级。2004年始,企业债务融资工具开始逐步增多,从2004年的证券公司金融债券被批准发行开始,商业银行次级债、金融机构一般性金融债分别于2004年和2005年开始出现。与此同时,短期融资券于2005年也开始大量发行,其市场化的发行方式推动了中国整个债券市场的市场化进程,包括企业债券发行监管和担保模式的重大变革,?#32422;?#20844;司债券和中期票据的相继出现。由此近年来债券发行规模迅速扩大,发行主体迅速增加。另外,由于发行监管对于债券担保的放松,特别是2007年10月银监会限制商业银行给企业债券提供担保以后,真正意义上的信用债券开始出现,发行主体的信用水平逐渐成为决定债券信用等级的首要因素。加之发行主体大幅增加,债券及发行人主体信用等级开始出现一定程度分化,非AAA级的债券发行人逐步进入债券市场。
  但从发行企业主体的信用等级分布可以看出,仍以高信用等级企业发行高等级债券为主。以短期融资券为例,截至2009年7月末全部发行的近千只短期融资券中,短期融资券本身的债项评级水平全部为最高级AAA级;而发行主体评级水平为AAA级的占17%,AA级(包括AA+,AA,AA-,下同)的占63%,最低为A级(包括A+,A,A-,下同)占20%,AA级及以上?#24613;?#39640;达80%,A级以下仅出现2只,为BBB+级。由于短期融资券的期限均在一年及一年以内,信用风险相对长期债券而言?#31995;?因此?#35789;?#21457;行人的长期主体信用等级?#31995;?也可获得更高债项评级等级。但20%?#24613;?#30340;A级及以下的企业主体等级,显示中等信用水平的发行人有了进入债券市场进行融资的机会,这一比例明显高于企业债券的6%。
  短期融资券推出的巨大成功也催生了公司债券和中期票据的相继出现。公司债券和中期票据从一推出即采取了相对市场化的发行方式,对债券担保无强制性要求,对债券信用等级也无强制性要求。但由于许多机构投资者对购买债券等级有监管规定或内部风险控制要求,已发行的公司债券和中期票据仍然以高等级债券为主。其中中期票据从开始发行到2009年7月末,发行主体长期评级AAA级?#24613;?#20026;71%,AA级?#24613;?#20026;29%,A级以下没?#23567;?#32780;债项评级AAA级?#24613;仍?#20026;73%,AA?#27573;?7%。公司债券由于发行数量较少也基本以AA级及以上等?#27573;?#20027;。
  而企业债券从2000年1月至2009年7月末,发行主体评级AAA级?#24613;?0%,AA级?#24613;?4%,A级?#24613;?%,BBB只有1家;而债项评级AAA?#24613;?2%,AA级?#24613;?8%,A+级仅有2只。
  综上,由于中国?#24674;?#23545;债券市场的高度严格监管,特别是对债券的违约风险更是异常敏感,?#35789;?#36817;年来随着债券市场市场化进程的加快,非AAA级债券的数量和规模正在逐步增加,债券发行主体的?#27573;?#26085;益扩大,债券信用等级和发行人的信用水平也越来越多元化,但高等级债券和高等级发行企业仍然是中国债券市场的绝对主体。
  
  导致的七大问题
  
  中国企业债券市场以高等级发行主体和高等级债券为主的鲜明特征,在初期发展具有一定的合理性,也是债券市场行政管理模式下,主管部门的理性选择。
  尽管2006年7月24日由于福禧投资控股公司涉嫌从上海社保基金违规贷款,该公司发行的短期融资券“06福禧CP01”第一次拉响警报,甚至其信用等级?#21796;?#20026;C级而成为中国第?#24674;?#22403;圾债券,但是2007年3月7日最终仍以完全兑付的方式得到解决,并未造成最后的事实违约。此外,市场中还出?#33267;?#26757;雁股份、上海电气、天津高速、力?#23548;?#22242;等极少数短期融资券的一点波折,但都虚惊一场。
  这就给人以?#24674;?#29305;别印象,即高等级、低收益、安全性债券充斥市场,限制了低等级、高收益、不安全债券的发行,且有关部门在审批债券时又用各种方式要求发债人确保到期的本息偿付。由此,给债券市场的投资者以错误信号,市场上还没有甚至不会有违约债券出现,中国市场中的债券几乎是无风险的。
  但本文认为,这种健康只是表面上的。中国债券市场扩容迅速,但这基本是在真空中壮大起来的,体大不一定健?#22330;?#20855;体而言,目前债券市场已逐步显现出了诸多病症:
  市场呈现残缺?#21050;?且缺乏竞争。由于市场上基本都是高等级债券,导致市场出现同质化现象,市场结?#20849;?#32570;,在产品序列分布上?#23545;?#20559;离正态分布,?#21796;?#19982;多样化需求相脱节,更导致市场缺乏竞争。而一个没有竞争的市场不能给出“正确的价格信号”,从而削弱了债券市场的资源配置功能。

  ?#31995;?#31561;级企业难以实现直接融资。如同银行贷款等间接融资渠道对中小企业的“歧视”一样,对发债企业的高信用等级要求,事实上在直接融资渠道上再一次堵塞了中小企业的道路,从而将广大中小企业再一次阻挡在中国债券市场之外,不符合国家对中小企业融资大力支持的政策要求。
  投资?#20998;?#23569;,不能满足市场需求。将发债企业和债券局限在高信用等级,事实上对市场仅仅提供了相对单一的产品,尽管这类产品可能很安全,但收益却很低,对那些有较高风险承受能力、?#38750;?#36739;高收益的较高风险偏好的投资机构和人员来说,则缺少可投资债券?#20998;ャ?#21333;方面认为市场?#25442;?#36814;高等级、低风险收益的市场是无视市场需求的主观行为。
  投资者不成熟,风险意识淡薄。由于长期以来市场只供给安全级别的债券,市场上没有出现违约、不能归还债券本息的债券,致使投资者盲目认为中国企业债券市场?#21069;?#20840;的投资市场,对风险的考量长期缺失,弱化了投资者风险意识。
  评级机构作用不显,行业发展受限。既然债券发行主体和债券本身的信用级别对债券的发行定价发挥着主导作用,显然信用评级的作用至关重要。但是由于市场上没有出现违约债券,预示了评级的高低没有任何风险警示作用,于是企业会施加压力,评级公司可能会放宽评级标准,这样无疑弱化了评级机构评级结果的定价作用,导致评级机构之间的评级标准会日趋同化和独立性丧失,不利于评级行业的健康发展。
  债券承销机构责?#25105;?#35782;不强。由于发行债券经过严格筛选,且违约?#22987;?#20046;没有,致使债券的承销商没有动力和压力严格地对待承销工作。同时资金使用监管、相关信息披露、发行后回访等工作也必然疏于管理,其对风险的处置能力也难以提高。
  相关法律制度不完善,没有经过检验。同样由于市场上债券没有违约出现,依据理论模式制订出来的管理法规和政策,只有正向规范,而缺失反向检验。这样,也就无从检验法规政策的完善性,使得相关管理规范处于“?#25237;?#22343;衡”?#21050;?#20043;中,不利于中国债券市场的长远健康发展。
  
  让其在回归市场中健康发展
  
  既然中国企业债券市场的发展?#20849;?#26159;真正健壮,那么为了增强其?#20849;?#33740;能力,注射疫苗式的解决思路就是“让上帝的归上帝,让恺撒的归恺撒”。也就是说,在债券市场发展到今天如此规模的情况下,政府应有清醒的头脑,即“让市场的归市场,让政府的归政府”。市场一旦启动,自有其自身的发展规律,市场在一定?#27573;?#20869;会自发调整,实现资源的?#34892;?#37197;置。没有必要去担心市场出现风险怎么办,兑付不了怎么办,这都是市场自身的事情。
  债券违约风险是影响投资者决策的关键因素,?#27604;?#20063;是债券市场管理的重要内容。政府的作用不容忽视,但政府的管理不是人为对债券级别和发债企业信用级别的强制规定,而应通过对债券的分类管理、信用评级、投资者保护条款、企业破产清算等市场违约风?#23637;?#29702;进行基础性制度规范。
  ?#27605;?#20043;急,首先应放宽发债企业主体级别和债券级别?#27573;?特别是鼓励中小企业发行债券,拓宽中小企业的融资渠道,增大债券市场产品供给,尤其是要加快推出高收益债券,让市场成为一个竞争性的市场、一个充满风险或风险与收益对称的市场。只有这样,中国企业债券市场必将迎来更加广阔的天地。

  资料显示,在今年经济衰退和融资环境欠佳导致企业债违约率上升、回报率下滑的环境下,全球投机级债券违约率从2009年第一季度的7.4%上升至第二季度的10.1%。其中,美国投机级别债券违约率6月为9.5%,一年前同期为2.4%,年底或升至12.8%触顶,但高收益债券第二季回报却创23%纪录高位。而截至2009年6月底,?#20998;?#22403;圾级别或高收益债券违约率仍仅有5.6%,而?#20064;?#24180;?#20998;?#39640;收益债券却带来34.6%的报酬率。
  对垃圾债券?#32422;?#20538;券违约没有必要过分担心。中国企业债券市场的健康发展呼吁“违约债券”的出现。
爺爺眉嫖兎岻扮扮赤 扮扮畠爺柴皿 霜拶才仰鴬頁騰蕉宅 禪杠莉隸θ个鎗鷹 仰鴬兀屈伊顧嗤号舵宅 散赤屈伊顧恬益匂 鴻叫扮扮叱蛍嶝蝕襲 酔眉嗤短嗤汽褒寄弌螺 牽科褒弼白蝕襲潤惚恠米夕 扮扮科螺隈 散赤薙兎